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科技 > 正文

2018基诺族的变迁故事

2018基诺族的变迁故事

  ▲拼版照片:上图为1984年拍摄的基诺族女子腰则(左二)和家人及朋友在屋里准备吃蒸好的米饭(资料照片);下图为腰则(左一)和她的儿媳妇(右一)及腰则的两个孙子在家里的画面(11月20日摄)。

2018基诺族的变迁故事

  ▲拼版照片:上图为1977年拍摄的基诺山的基诺族医生白腊蕾(中)在户外为群众看病(资料照片);下图为基诺山基诺族乡卫生院的基诺族医护人员周益芳(左)和周静(右)为患者输液(11月20日摄)。

2018基诺族的变迁故事

  ▲拼版照片:上图为1981年拍摄的基诺山群众在交售木耳和笋干(资料照片);下图为基诺山基诺族乡巴朵村的基诺族妇女李晓慧在自己经营的农村电子商务服务站内整理货品(11月20日摄)。

2018基诺族的变迁故事

  ▲拼版照片:上图为1983年拍摄的基诺山的基诺族孩子用葛藤作秋千,华夏资讯网,开展体育活动(资料照片);下图为基诺山基诺族乡民族小学的一些学生(大部分是基诺族)在上体育课(2015年11月4日摄)。

2018基诺族的变迁故事

  ▲拼版照片:上图为1984年拍摄的基诺山的一些学生在上课(资料照片);下图为基诺山基诺族乡民族小学的一些学生(大部分是基诺族)在上计算机课(11月20日摄)。

2018基诺族的变迁故事

  ▲拼版照片:上图为1988年拍摄的几名基诺族群众使用竹筒乐器在村寨里演奏(资料照片);下图为基诺山基诺族乡文化站的几名工作人员在演奏民族乐器(2015年11月5日摄)。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蔺以光、杨牧源摄影报道

  云南西双版纳基诺山,草木葱茏、雨林茂密,气候温暖湿润。我国最后一个被确认的少数民族——基诺族就生活在这片600多平方公里的山林中。

  记者来到基诺山巴亚村巴亚新寨采访时,整个寨子随处可见骑着摩托车去割胶的村民。在一处空地上,几名妇女一边分拣茶叶,一边听着手机里播放的流行音乐。远处山上有着大片橡胶树和一些果树。

  基诺族妇女腰则家的两层小洋楼里,液晶电视、洗衣机、电冰箱、电磁炉等家用电器一应俱全,屋外还停着摩托车和拖拉机。腰则的家里有一张拍摄于1984年的老照片,当年20岁的她和家人朋友在茅草房的火塘边准备吃刚蒸好的米饭。当被问及如今她家在村里算不算富裕时,她连连摆手说:“我家也就是中等水平,算不上什么,现在村里很多人都买了小汽车,有些种橡胶和茶叶的大户年收入都超过100万元哩。”

  在我国东部或沿海地区,这样的生活并不稀奇。但如果了解到以下情况,人们不能不感叹变化之大:上世纪90年代以前,村里还大都是茅草房,1995年以前人们照明都靠煤油灯,直到2000年前后才通了自来水。

  巴亚新寨有100多户人家,和其他基诺族寨子一样,在新中国成立前还过着“刀耕火种”的原始部落生活。基诺族总人口仅有两万多,1979年被确认为祖国民族大家庭成员的单一民族。

  新中国成立后,基诺族群众从原始部落直接进入社会主义,“一夜之间”跨越了上千年的历程。以后由于地处偏远、社会发育相对滞后等原因,基诺族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较低,村民长期缺乏商品经济意识。

  已经退休的基诺山基诺族乡原文化站站长资切说:“在基诺族的传统观念里,多余的东西应该送给没有的人,或者以物易物。”村民“有肉同吃,有酒同喝”的观念根深蒂固,谁家杀头猪都是寨子里每户平分。

  改革开放是一场伟大的革命,既有像深圳等令人瞩目的开路先锋,也有许多在边疆地区默默发展的追赶者,如基诺族这样的“直过民族”。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

      <kbd id='IQ2QSp5tQ'></kbd><address id='IQ2QSp5tQ'><style id='IQ2QSp5tQ'></style></address><button id='IQ2QSp5tQ'></button>

              <kbd id='IQ2QSp5tQ'></kbd><address id='IQ2QSp5tQ'><style id='IQ2QSp5tQ'></style></address><button id='IQ2QSp5tQ'></button>